LilyKerr

感谢曾经把我从一蹶不振与失望透顶以致于绝望的淤泥中打捞起来的冰上的尤里和维勇。

【维勇】《一个舰队的情敌》医护室番外

嗷嗷嗷嗷嗷嗷马住

酒爵__百崖:

星际未来机甲AU,本子收纳小破车。


胜生上校也是生过气的人,一直存在于台词中的医护室终于出现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近轨第五防卫舰队舰队长,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舰长,联邦中将


胜生勇利: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所属机甲大队队长,联邦机甲上校


 


人物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自娱自乐产物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舰桥  传承


相关:小贴士   小贴士02


========================================


《医护室》


 


勇利带着一身硝烟的气息跌跌撞撞地扑进了医务室的大门,端着药物盘子经过的棕发护士惊讶地伸手扶住了差点跪倒在地的黑发青年。


 


“勇利中校您怎么了!”小护士有点着急地打量着站稳的人,想看看他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我没事,没事。”气还没喘匀的勇利一边咳嗽一边摆手:“艾玛,维克托呢?他在哪儿?”


 


愣了一下,艾玛抬手指了医护室病房区走廊最深处的位置:“最里面,一号间…诶!中校!您等等!您还在咳嗽,中校!中校!!”


 


身后的呼喊声被抛在了脑后,站稳没一分钟的勇利扶着墙壁跑进了医护室最深处的走廊。


 


作为提供医疗服务的区域,医护室向来都是战舰防护的重中之重,哪怕外面打得再战火纷飞,只要没有让战舰发生重大破损,医护室尤其是最深处的一号间都不会感受到丝毫爆炸所产生的震动。


 


因此这里也是最合适重要人物避难或者接受治疗的场所,例如战舰上搭载的高级别乘客,再例如——舰队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从医疗大厅到最深处的一号间,以奔跑的速度而言仅仅只需要不到十秒的时间,在门口站定的勇利伸向舱门开关的手不住地抖动着,对着按钮戳了两三次才准确地将门按开。


 


门向旁边划开的那零点几秒对于他而言都漫长得如同几十年,面对着已经敞开的大门,带着些畏缩,勇利屏住了呼吸迈进了一号间,下意识开始环绕四周寻找维克托的视线,刚巧和冰蓝色的眸子对了个正着。


 


本来正躺在床上的维克托在看见勇利时,已经用手肘支撑起了身体。轻薄的被单半遮半掩地搭在他的腹部,病号服宽松的领口略微敞开,内里隐约可见的白色绷带让外表看上去十分体面的银发男人更加贴近伤员的身份。


 


维克托惊讶地看着呆愣在原地的人:“勇利?”


 


虽然在被罗塞等人拖回战舰之前维克托就知道了勇利已经按时回援的消息,然而他没想过会这么快看见对方。黑发的青年看上去刚从机甲上下来就直奔过来,身上穿着还来不及更换的驾驶服,一丝不苟的背头带着几分散乱,零星的几缕碎发垂在他的额前,凝结的汗液正顺着勇利的额角沿着面颊滑落,维克托的身影将青年微微睁大的双眼塞得满满当当。


 


“维克托……”勇利抬手用掌根抹了一下眼睛:“你没事?”


 


维克托眨眨眼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我可以立刻回去参加战斗,他们有些太大惊小、诶?勇利!?”


 


他的话没说完,径直扑上来的黑发青年将维克托接下来全部的抱怨都塞回了他的肚子。重新被扑回床上的那一刻伤口疼了那么一瞬,不过勇利立刻就调整了身体用手臂支撑着,让他不会压住维克托造成二次伤害。远离了一个成年人身体重量的伤口虽然不再泛疼,但是无法切实地拥抱爱人的身体让维克托有点失望。


 


“真的没事?”


 


整个人笼罩在维克托上方的勇利愣愣地又问了一句,后者无奈地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作势要解扣子。


 


“勇利要看看吗?”他笑道。


 


然后胜生勇利给了他一个惊喜。


 


撞上来的双唇干涩柔软,带着莽撞与几分急切,唇面上粗糙的触感似乎是被牙齿折磨过,青年探出舌尖触碰维克托唇缝的瞬间就被来自于另一个人的舌头捕获。热烈的唇舌交缠交换着彼此的唾液,短暂的试探之后,亲吻就转变向了另外一个始料未及的方向。


 


这是一个带着血腥气的亲吻,如果说之前的试探是热辣的亲吻,那现在的情况维克托更愿意将之称呼为撕咬。


 


还未愈合的被勇利自己咬破的唇瓣带出的血味随着舌尖的触碰勾舔而弥漫在整个口腔中,像是开关一般,床上交叠的二人动作越发得粗暴起来。胜生勇利如同失控一般撕扯着维克托身上的衣物,松垮的病号服并不是什么贴身的存在,经不住青年几下拉扯就敞开了前端露出了男人缠绕着绷带的胸腹。


 


而维克托也不甘示弱地扯开了勇利驾驶服的搭扣,为了方便驾驶员快速脱穿的一体式驾驶服搭扣此时成了维克托的赞美对象。轻而易举地解开了青年上身全部的搭扣,维克托扣住勇利后颈的衣领一拽,贴身的驾驶服像是被拨开的面纱一般剥离了勇利的肩膀与蝴蝶骨,被拉扯至了背部的下方露出了其中的贴身T恤,还套在手臂上的袖子险险地阻止了衣物地滑落挂在了臂弯的位置。


 


手套隔绝了触感却无法阻止触碰时的感受,绷带包扎得虽然平整,然而指尖摩挲时所产生的异样声音却还是向人展示着这里与其它的位置不同。


 


察觉到身上青年气息不稳的维克托勉强阻止了自己继续深吻下去,他打算先让风尘仆仆的爱人喘口气,只是当他扶着勇利肩膀想让对方抬起身子时他才发现,青年不稳的呼吸并不是因为热烈的交缠。


 


勇利半睁眼眸的眼角带着少许绯红,按在枕边的右拳正紧紧地攥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维克托担心地抚摸上青年的面颊:“勇利?你还好吗?”


 


“……你怎么能云淡风轻地问出这种话?啊?维克托?”


 


勇利隐忍的轻微颤抖变得明显起来,他猛地睁开双眼撑起了身体,视线直勾勾地撞进了维克托的眼中,青年的眼底翻涌着失去控制的火焰,灼热明亮的怒意侵染着那双熠熠生辉的红棕色瞳仁。


 


“我还好吗?在你躺在这里身上打着绷带的时候你问我,我还好吗?”勇利紧咬着牙关,按在维克托头侧的手紧紧地攥紧了枕套:“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躺在这里?”


 


看着青年的神情,本来还带着点调笑意味的维克托立刻暗道一声糟糕连忙开口:“勇利你听我说,这只是一个失误,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差点死了!!在宇宙里面!尸骨无存!!!”黑发青年声音几乎是从牙关中蹦出,彻底爆发的勇利像头被逼进绝境的野兽一般,用带着颤音的嘶吼向负伤的舰长咆哮出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勇利我……”


 


“自爆……你竟然选择自爆!!冲进了虫群深处那么危险的位置,你竟然选择自爆!!”他搭在维克托胸口上的左手也控制不住地攥成拳头,捶在了维克托头部的另一侧:“你就不能再多等一会儿吗!?你就不能信任我一下吗!!是,我承认我回来晚了耽误了计划,可是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吗!?”


 


“听着勇利,计划你执行的非常完美,这是我的……”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选择自爆?!你怎么能选择自爆!!”勇利直视着看上去已经完全懵掉的银发男人,眉宇间是再也掩藏不住的惶然与还未消退的绝望:“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被怒意封锁的泪水终于突破了屏障溢出了双眼,滴落在维克托的面颊上。仰着脸微张着嘴,银发男人骤然睁大了双眼看着撑在自己上方,带着满腔的怒火不停流泪的青年,那份带着哀求的绝望惶然和不知所措随着泪水的滴落侵染进了他的心底。


 


“你不能维恰……你怎么能……”像是终于撑不住了一样,手肘一松俯下身的勇利将脸埋在了维克托的颈窝,耳边近乎语无伦次的哀求差一点就封锁了维克托全部的呼吸:“至少要亲口告诉我,你不能……我知道要求那些根本不可能。但是求你维坚卡,求你,至少亲口告诉我你的决定,别再这么自我地去执行。”


 


别像第二远空的人一样,一声不响地死在了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维克托搭在勇利腰侧的手臂骤然收紧,箍住了青年劲瘦的腰身,另一只手抚上了勇利的后颈,身上还带着伤的维克托舰长用着与伤员身份所不符的矫健在床上一带,将他与勇利的体位彻底调换。


 


陷在床褥中咬牙压抑着低泣声的青年偏开头,无声地拒绝了与维克托的对视,后者叹了一口气耐心地伸手覆盖在勇利的脸侧,轻轻地掰正过来让他看着自己。


 


无声的对视形似僵持,勇利倔强地拒绝先开口,打着腹稿的维克托用了拇指抹去了爱人眼角滑落的泪水,诚恳地注视着他,就像勇利一直以来希望的那样,眼中只有也只能容下他的身影。


 


“勇利。”维克托停顿了几秒:“我会在中央星网上留下最详尽的遗书与意识资料。”


 


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永远不会离开的誓言如同空头支票一样没有丝毫效力,哪怕自信如维克托,在经历那么多次险情之后他也不敢保证日后的自己是否还能像曾经那样幸运,逃离死亡的威胁。


 


比起坦诚直言,虚假的承诺更能摧毁胜生勇利的内心。永远不抱希望,才能逐渐变得无坚不摧。


 


他的学生、他的爱人、他最为之骄傲的勇利怎么能因为他的缘故而被击垮?


 


“我们是军人。”


 


像是被噎了一下,勇利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攥紧的双拳与努力想要蜷缩在一起的身体无不向维克托表明他的不适。有点着急的维克托压低身体想要帮勇利翻个身让他更好受一些,谁成想他刚一低下头,刚刚从他肩膀处滑落的手臂蓦地揽住了他的脖颈,拉近到勇利的嘴边。


 


“我们是军人”他重复着,语气中溢满了苦涩:“到哪里都摆脱不了的身份,到哪里都要牢记的身份,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脱离的身份。”


 


“勇利……”


 


“是不是只有在床上我们才能是单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与胜生勇利?”


 


“……”维克托沉默下来,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勇利的问题,因为这也曾是他发出的质问。


 


“我们做吧。”勇利稍稍放松了自己的手臂与维克托额头相抵,眼中扩散着认命的颓丧与灰败:“我们做吧维克托,就现在。”


 


小破车打卡处,搭乘需谨慎




===============================


至此,一个舰队的情敌网络章节放出全部完成,谈话番外有缘再见!就这样!





评论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