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Kerr

感谢曾经把我从一蹶不振与失望透顶以致于绝望的淤泥中打捞起来的冰上的尤里和维勇。

【维勇】《一个舰队的情敌》医护室番外

嗷嗷嗷嗷嗷嗷马住

酒爵__百崖:

星际未来机甲AU,本子收纳小破车。


胜生上校也是生过气的人,一直存在于台词中的医护室终于出现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近轨第五防卫舰队舰队长,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舰长,联邦中将


胜生勇利: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所属机甲大队队长,联邦机甲上校


 


人物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自娱自乐产物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舰桥  传承


相关:小贴士   小贴士02


========================================


《医护室》


 


勇利带着一身硝烟的气息跌跌撞撞地扑进了医务室的大门,端着药物盘子经过的棕发护士惊讶地伸手扶住了差点跪倒在地的黑发青年。


 


“勇利中校您怎么了!”小护士有点着急地打量着站稳的人,想看看他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我没事,没事。”气还没喘匀的勇利一边咳嗽一边摆手:“艾玛,维克托呢?他在哪儿?”


 


愣了一下,艾玛抬手指了医护室病房区走廊最深处的位置:“最里面,一号间…诶!中校!您等等!您还在咳嗽,中校!中校!!”


 


身后的呼喊声被抛在了脑后,站稳没一分钟的勇利扶着墙壁跑进了医护室最深处的走廊。


 


作为提供医疗服务的区域,医护室向来都是战舰防护的重中之重,哪怕外面打得再战火纷飞,只要没有让战舰发生重大破损,医护室尤其是最深处的一号间都不会感受到丝毫爆炸所产生的震动。


 


因此这里也是最合适重要人物避难或者接受治疗的场所,例如战舰上搭载的高级别乘客,再例如——舰队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从医疗大厅到最深处的一号间,以奔跑的速度而言仅仅只需要不到十秒的时间,在门口站定的勇利伸向舱门开关的手不住地抖动着,对着按钮戳了两三次才准确地将门按开。


 


门向旁边划开的那零点几秒对于他而言都漫长得如同几十年,面对着已经敞开的大门,带着些畏缩,勇利屏住了呼吸迈进了一号间,下意识开始环绕四周寻找维克托的视线,刚巧和冰蓝色的眸子对了个正着。


 


本来正躺在床上的维克托在看见勇利时,已经用手肘支撑起了身体。轻薄的被单半遮半掩地搭在他的腹部,病号服宽松的领口略微敞开,内里隐约可见的白色绷带让外表看上去十分体面的银发男人更加贴近伤员的身份。


 


维克托惊讶地看着呆愣在原地的人:“勇利?”


 


虽然在被罗塞等人拖回战舰之前维克托就知道了勇利已经按时回援的消息,然而他没想过会这么快看见对方。黑发的青年看上去刚从机甲上下来就直奔过来,身上穿着还来不及更换的驾驶服,一丝不苟的背头带着几分散乱,零星的几缕碎发垂在他的额前,凝结的汗液正顺着勇利的额角沿着面颊滑落,维克托的身影将青年微微睁大的双眼塞得满满当当。


 


“维克托……”勇利抬手用掌根抹了一下眼睛:“你没事?”


 


维克托眨眨眼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我可以立刻回去参加战斗,他们有些太大惊小、诶?勇利!?”


 


他的话没说完,径直扑上来的黑发青年将维克托接下来全部的抱怨都塞回了他的肚子。重新被扑回床上的那一刻伤口疼了那么一瞬,不过勇利立刻就调整了身体用手臂支撑着,让他不会压住维克托造成二次伤害。远离了一个成年人身体重量的伤口虽然不再泛疼,但是无法切实地拥抱爱人的身体让维克托有点失望。


 


“真的没事?”


 


整个人笼罩在维克托上方的勇利愣愣地又问了一句,后者无奈地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作势要解扣子。


 


“勇利要看看吗?”他笑道。


 


然后胜生勇利给了他一个惊喜。


 


撞上来的双唇干涩柔软,带着莽撞与几分急切,唇面上粗糙的触感似乎是被牙齿折磨过,青年探出舌尖触碰维克托唇缝的瞬间就被来自于另一个人的舌头捕获。热烈的唇舌交缠交换着彼此的唾液,短暂的试探之后,亲吻就转变向了另外一个始料未及的方向。


 


这是一个带着血腥气的亲吻,如果说之前的试探是热辣的亲吻,那现在的情况维克托更愿意将之称呼为撕咬。


 


还未愈合的被勇利自己咬破的唇瓣带出的血味随着舌尖的触碰勾舔而弥漫在整个口腔中,像是开关一般,床上交叠的二人动作越发得粗暴起来。胜生勇利如同失控一般撕扯着维克托身上的衣物,松垮的病号服并不是什么贴身的存在,经不住青年几下拉扯就敞开了前端露出了男人缠绕着绷带的胸腹。


 


而维克托也不甘示弱地扯开了勇利驾驶服的搭扣,为了方便驾驶员快速脱穿的一体式驾驶服搭扣此时成了维克托的赞美对象。轻而易举地解开了青年上身全部的搭扣,维克托扣住勇利后颈的衣领一拽,贴身的驾驶服像是被拨开的面纱一般剥离了勇利的肩膀与蝴蝶骨,被拉扯至了背部的下方露出了其中的贴身T恤,还套在手臂上的袖子险险地阻止了衣物地滑落挂在了臂弯的位置。


 


手套隔绝了触感却无法阻止触碰时的感受,绷带包扎得虽然平整,然而指尖摩挲时所产生的异样声音却还是向人展示着这里与其它的位置不同。


 


察觉到身上青年气息不稳的维克托勉强阻止了自己继续深吻下去,他打算先让风尘仆仆的爱人喘口气,只是当他扶着勇利肩膀想让对方抬起身子时他才发现,青年不稳的呼吸并不是因为热烈的交缠。


 


勇利半睁眼眸的眼角带着少许绯红,按在枕边的右拳正紧紧地攥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维克托担心地抚摸上青年的面颊:“勇利?你还好吗?”


 


“……你怎么能云淡风轻地问出这种话?啊?维克托?”


 


勇利隐忍的轻微颤抖变得明显起来,他猛地睁开双眼撑起了身体,视线直勾勾地撞进了维克托的眼中,青年的眼底翻涌着失去控制的火焰,灼热明亮的怒意侵染着那双熠熠生辉的红棕色瞳仁。


 


“我还好吗?在你躺在这里身上打着绷带的时候你问我,我还好吗?”勇利紧咬着牙关,按在维克托头侧的手紧紧地攥紧了枕套:“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躺在这里?”


 


看着青年的神情,本来还带着点调笑意味的维克托立刻暗道一声糟糕连忙开口:“勇利你听我说,这只是一个失误,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差点死了!!在宇宙里面!尸骨无存!!!”黑发青年声音几乎是从牙关中蹦出,彻底爆发的勇利像头被逼进绝境的野兽一般,用带着颤音的嘶吼向负伤的舰长咆哮出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勇利我……”


 


“自爆……你竟然选择自爆!!冲进了虫群深处那么危险的位置,你竟然选择自爆!!”他搭在维克托胸口上的左手也控制不住地攥成拳头,捶在了维克托头部的另一侧:“你就不能再多等一会儿吗!?你就不能信任我一下吗!!是,我承认我回来晚了耽误了计划,可是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下吗!?”


 


“听着勇利,计划你执行的非常完美,这是我的……”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选择自爆?!你怎么能选择自爆!!”勇利直视着看上去已经完全懵掉的银发男人,眉宇间是再也掩藏不住的惶然与还未消退的绝望:“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被怒意封锁的泪水终于突破了屏障溢出了双眼,滴落在维克托的面颊上。仰着脸微张着嘴,银发男人骤然睁大了双眼看着撑在自己上方,带着满腔的怒火不停流泪的青年,那份带着哀求的绝望惶然和不知所措随着泪水的滴落侵染进了他的心底。


 


“你不能维恰……你怎么能……”像是终于撑不住了一样,手肘一松俯下身的勇利将脸埋在了维克托的颈窝,耳边近乎语无伦次的哀求差一点就封锁了维克托全部的呼吸:“至少要亲口告诉我,你不能……我知道要求那些根本不可能。但是求你维坚卡,求你,至少亲口告诉我你的决定,别再这么自我地去执行。”


 


别像第二远空的人一样,一声不响地死在了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维克托搭在勇利腰侧的手臂骤然收紧,箍住了青年劲瘦的腰身,另一只手抚上了勇利的后颈,身上还带着伤的维克托舰长用着与伤员身份所不符的矫健在床上一带,将他与勇利的体位彻底调换。


 


陷在床褥中咬牙压抑着低泣声的青年偏开头,无声地拒绝了与维克托的对视,后者叹了一口气耐心地伸手覆盖在勇利的脸侧,轻轻地掰正过来让他看着自己。


 


无声的对视形似僵持,勇利倔强地拒绝先开口,打着腹稿的维克托用了拇指抹去了爱人眼角滑落的泪水,诚恳地注视着他,就像勇利一直以来希望的那样,眼中只有也只能容下他的身影。


 


“勇利。”维克托停顿了几秒:“我会在中央星网上留下最详尽的遗书与意识资料。”


 


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永远不会离开的誓言如同空头支票一样没有丝毫效力,哪怕自信如维克托,在经历那么多次险情之后他也不敢保证日后的自己是否还能像曾经那样幸运,逃离死亡的威胁。


 


比起坦诚直言,虚假的承诺更能摧毁胜生勇利的内心。永远不抱希望,才能逐渐变得无坚不摧。


 


他的学生、他的爱人、他最为之骄傲的勇利怎么能因为他的缘故而被击垮?


 


“我们是军人。”


 


像是被噎了一下,勇利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攥紧的双拳与努力想要蜷缩在一起的身体无不向维克托表明他的不适。有点着急的维克托压低身体想要帮勇利翻个身让他更好受一些,谁成想他刚一低下头,刚刚从他肩膀处滑落的手臂蓦地揽住了他的脖颈,拉近到勇利的嘴边。


 


“我们是军人”他重复着,语气中溢满了苦涩:“到哪里都摆脱不了的身份,到哪里都要牢记的身份,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脱离的身份。”


 


“勇利……”


 


“是不是只有在床上我们才能是单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与胜生勇利?”


 


“……”维克托沉默下来,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勇利的问题,因为这也曾是他发出的质问。


 


“我们做吧。”勇利稍稍放松了自己的手臂与维克托额头相抵,眼中扩散着认命的颓丧与灰败:“我们做吧维克托,就现在。”


 


小破车打卡处,搭乘需谨慎




===============================


至此,一个舰队的情敌网络章节放出全部完成,谈话番外有缘再见!就这样!





看起来好棒啊!!!!保留着!!!

小咩_YuuriIsAngel:

这是我见过的诠释原作最有创意、最贴切的一个本子。

在维side:作者说维用Love&Life换来了Living Legend(就是用2个L换来了另外2个L),他变的很孤独、很焦虑……直到勇利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勇利side:勇利有很多Love,但是他认为这些都是Load,然后他得到的都是Lowest,Loser,Loneliness……甚至是Leave(引退),直到维的出现,将这一切变成了late bloom,leader,longing……

两人side:知晓了Love和Life的两人得到了Ring【R】,但是却遇到了Limit和Last……在两人即将分离时,尤里出现了,对勇利说Rival【R】!你不回归的话我总有一天会超过你!维勇听完相视而笑了。

最后维对勇利说: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泪目……作者是用card game的形式来展现的,真的是很棒的一本。推荐~

直接放玛莎链接~见评论~

【維勇】裸體圍裙│裡面外面都要滿滿的│沙發play

哇哦———天啦噜

九本:

 


※題目:裸體圍裙,裡面外面都要滿滿的,沙發play,貪食之人


※來自噗浪的點文最終誕,接下來還要還十八篇…


@沈家十三 @卷茶  @安居 @盛夏繁星 愛女神們!!


@(ー_ー)!! 沙發play的點文~~~




看文戳我






前幾誕請走


【維勇】鏡子play│自瀆再開吃│失童貞毛衣


【維勇】睡姦到一半醒來│失童貞毛衣part2│足交 


【維勇】醫生護士│矇眼│制服play


【維勇】小紅帽與大野狼│繩結play│隔壁有人






---


愛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软壳生物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小D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YOI】AO3推文(3)

松大蘿:

【YOI】AO3推文(1)


【YOI】AO3推文(2)


摸魚的時間又到了。這次主要推最近看到甜甜的Victuuri中短散篇。


Auspices by youaremarvelous
之前翻譯過的《初來乍到\Arrivals》(LOF的版本:(上)(下))的續篇!哇哈哈哈哈哈這個維克多就跟我想像中一樣廢欸!!!!!還有馬卡欽在米菈家啦,大家可以安心了。


Coaching Fees by glassteacup
夫夫的俄羅斯生活小札記。維克多POV。某天維克多在算帳,覺得戶頭有點空,可是他是個要成家立業的男人了,需要一筆蜜月旅行基金。算著算著就想到勇利的教練費.....當然他不會真的跟自己未婚夫收錢的,他想到了其他方式讓勇利付他工資→v→。另一個很可愛的地方是這隻維克多時不時就要各種感嘆自己未婚夫怎麼那麼讚XDDD。


in wine we trust by fireblazie
大學AU! 文學院學生尤里暗戀美得要命的交換學生勇利的故事,不過這個美得要命的交換學生已經芳心暗許。
這篇依舊是Victuuri,但我覺得這個單箭頭太可愛。然後要到授權了。


make my heart beat out of my chest 'verse by xylophones
(很容易焦慮的)舞者勇利和(依然是一個愛到卡慘死的)流行歌手維克多AU!第一篇是勇利和披集發跡的過程;第二篇是勇利撩完就跑的一年後,維克多終於又找到機會可以跟勇利合作了,開始了蜿蜒曲折非常坎坷的求偶之路;第三篇是他們倆開始交往之後維克多想要求婚,動員了一整個工作室跟他所有的人際關係幫他想一個世紀求婚方案。


因為太可愛了所以我去申請並且得到了第三篇的授權。如果這篇翻得好的話我應該會去要前兩篇的。


Rainy Days by Vitali (exocara)
上次那篇《婚禮上的意外及後續效應》(LOF的版本:(上)(下))作者的小短篇!大學AU,優等生維克多暗戀壞學生勇利的故事,傳言這個勝生勇利超壞,看人都用瞪的,別人跟他講話都不理,聽說還討厭狗,然後周五都去泡脫衣舞酒吧。然而維克多還是能找到第一千零一種方式發現他的亮點、發現流言似乎並不屬實,然後愛上他。


這篇簡直萌到我心痛,真的好萌啊嗚嗚嗚嗚嗚所以我跑去要授權了。


Variations on a Theme of Loneliness by sassively
有事情要離開三天的勇利和一個想自己未婚夫想到快死的維克多的故事。(and這篇我要到授權了。)


Viktor Is In The Closet by PineappleGhost
我覺得這是一篇開頭很好笑的維勇PWP。維克多溜進勇利房間看他藏著什麼,發現哇賽好多我的周邊哦嘿嘿嘿,然後聽見勇利要進門的聲音他竟然就跑去躲在勇利衣櫃裡面,然後眼睜睜看著勇利對著衣櫃門上的海報打手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次推文就到這邊啦!
有興趣的可以算一下我這次在壓力下跑去要了幾篇授權呵呵。


※其它翻譯作品按我

资料收集整理:俄罗斯文化-日常生活篇

!!!!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因为The Lost World设定还在制作中……然后对俄罗斯文化没有什么研究,所以站在巨人肩膀上,抽时间整理一下相关资料,以免到时候写起来太多BUG。
 @沈家十三 at亲爱的
基本只是个搬运工xd


……我不明白我好好的学术研究……之前lofter为什么要和谐我……我???


经下面评论提醒,又去翻了万能的百度,发现“毛子”确实是中国人对俄罗斯人的蔑称来着……咳我也不记得我在文里有没有用过了不过以后肯定不会用了。


虽然之前不知道、也没轻视的意思……但就,说起来挺尴尬的qwq 提醒大家不要和我犯一样的错误……




1. 在俄罗斯人的观念中,“朋友”和“熟人”的意义有所不同,而且不能被混用,前者的意思是指知己、挚友、契友,彼此互相信任并且视为一家人。俄罗斯认为朋友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因此,可能会不止一次要求朋友做某事(在西方人眼中可能是强迫接受)。


2. 如果是在自己家中招待俄罗斯人,他们会更喜欢在厨房用餐,因为这样他们会有一种被当成家庭一份子的感觉,而不仅是需要在餐厅被正式招待的客人。另外,在饭桌上和俄罗斯人交谈是一种和俄罗斯人拉近距离的好方法。


3. 俄罗斯人乐意别人询问他们的家庭和孩子,也对别人的家庭感兴趣。“走入俄罗斯人内心最快的方法便是坦率地讲出自己的私事——你的快乐和悲伤、成功和失败,这表示你是一个热心肠,而不是一个冷漠的西方人。”他们对外国人的生活方式也很好奇。


4. (拜访别人家)不管刚到还是要离开的时候,男人通常握手并同时保持目光接触。男性一般不和女性握手,除非女性主动,而且这时如果女性的手被吻了,那也很正常。跨过门槛握手在俄罗斯文化里表示诅咒对方运气不好。


5. 偶数数量的鲜花被视为不吉利。(另外,送人花虽然应送奇数,但不能是13朵。)


6. 喜欢吃冰淇淋,哪怕是零摄氏度以下,他们也能在户外吃冰淇淋。(不愧是战斗民族……厉害。)


7. 茶是俄罗斯人最喜爱的非酒精饮料。俄罗斯人喜欢又黑又松散的茶叶。“传统沏茶方法是将茶叶放进一个有内置圆柱体的金属壶,将开水倒入其中,圆柱体里烧着煤。”(我看得不是很明白长啥样我就搜了一下图片,应该是这个?……如下,图源来自网页新闻,侵删)



(就那个看起来好厉害的壶一样的)喝茶的时候还会吃甜品。


8. 俄罗斯人嗜酒如命,喜欢喝烈酒(主要是伏特加),且酒量一般很大。(想起前段时间看见说俄罗斯人有人为了喝酒精,跑去喝含有高纯度酒精的沐浴露……我觉着这应该是为了喝酒不要命???不过也是因为俄罗斯有禁酒令)有句格言说:“更多的人溺x死于酒杯,而不是大海。”俄罗斯著名小说家、文学批评家安德列·辛亚夫斯基说:



我们的天性。俄罗斯人喝酒不是出于需要,也不是因为悲伤,而是一种古老又神秘的信仰。他们认为喝酒可以让灵魂摆脱地球引力的控制,飞到神圣、没有物质束缚的天堂。伏特加是俄罗斯农夫善意的法术,总比阴阳怪气的巫术好得多。



9. 俄罗斯人认为在公共建筑里穿外套是不文明的(此外不文明行为还有把手插进裤袋、四肢伸开躺在椅子上,坐着的时候交叉双腿、露出鞋底等)。 但他们不觉得穿着睡衣或浴衣在旅馆走廊闲逛、把旅馆当成公寓有什么不好。(后面那条看着挺费解的……)


10. 俄罗斯人的时间观念比较薄弱,不习惯时间规定,也很难准时。比起准时来,俄罗斯人更欣赏耐心这种品德。俄罗斯人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习惯深思熟虑,而后才做。


11. 在俄罗斯,人们身体近距离接触相对西方普遍。和人说话时距离也很近,一般12英寸以内(约30.48厘米)。


12. 俄罗斯人赏识说话直截了当的人。(也就是诚实的人吧)


13. 俄罗斯人回答问题的时候,更喜欢做出一段长长的解释而不是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


14. 俄罗斯人可能会开玩笑地敲打别人的手指关节以表达不满。“没有什么比敲打指关节更能让俄罗斯人感到惬意了。”(乔治·弗·肯南)


15.面包和谷物是俄罗斯的主要食物。 在俄语中,“面包加盐”是最珍贵的食物,面包代表富裕和丰收,盐则可以辟邪。在每餐开始和结束时,吃一片蘸少许食盐的面包,表示吉祥。给客人“面包加盐”会增加宾主间的信任与友谊,对方拒绝享用则是对主人的轻视与侮x辱。


16. 俄罗斯人喜欢把钓鱼作为娱乐消遣。春种和夏季都是钓鱼的好时机。冬天的时候他们会在冰上凿洞捕鱼,并且这种活动在春天将至、冰层开始融化和断裂时更为刺激(。)


17. 狩猎也是俄罗斯人的消遣之一。


目前暂时就这么多以后看到再补充,最后放张书里的图片:(我感觉我下次可能会整理俄罗斯美食……)



(图片来自《Russia》)




参考资料:


Broris. A, Lydia. L, & Yury. M...[et al.]. (2012). Russia.(懒得写出版社了)


邵丽英著。(2003)。《俄罗斯人》。西安:三秦出版社。


[美]耶鲁·瑞奇蒙德著。郭文武,姚华桥,张学昌等译。(2004)。《解读俄罗斯人》。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Funny book. So now we know, not only Russian got some strange images of Japanese, but also some idiot Americans. (Also idiot me)

Time flew fast, first week of spring break just finished like minutes ago. And I (with Elen) traveled from Seattle to Portland. I'm not sure will this be a good choice or just another meaningless end.

Recently, I'm kinda of falling into viktor yuuri ship, and probably will never escape from this one, just like I always do with Asuka, and Drarry. Same as Drarry, which I think they belong to each other. Difference from them, Viktor and Yuuri actually save me from some desperate bad emotions and the awful life. They save me when I actually thought I won't be okay anymore.

UMFB&MHA实在是太好看了。我被彻底吸引进去了。太感谢翻译这篇文的太太让我一步步沦陷在她的翻译和作者太太的原文里。

我一直有一个习惯,我全心全意喜欢的作品,如果在我接触之前就已经画上句号的话,我会越看越紧张(即使有了剧透),然后到了接近结尾的某个点猛然撒手不看。理由是,我真的太喜欢这个作品了,如果我没有看完的话这个作品就没有完结。没有什么比不会结束的故事更好的了。

夙敌(中翻名)就是这样的一部作品。夙敌维勇在前12.3章里表现出的鲜活的生命力让我念念不忘到他们主观侵入了我的日常生活,闲暇时会仔仔细细的思考作者太太描写的维勇是否符合官方设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维克托在每一个gentle的接吻中包含了怎样的感情,又在每一个充满欲望的亲吻中隐忍着释放着多少对勇利的渴望和爱恋以及悲伤。

正因为目前还没有正式的看到作者太太以维克托第一人称描述内心感受,所以才无比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

维勇之间每一次的互动单独拎出来都不会令我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虽然他们之间几乎每一个互动都令我感受到了潜藏在作者和译者太太丰富细腻笔触下的性感张力(which让我一直保持面红心跳,蠢蠢欲动的,仿佛磕了药一样的想看后续),但这说白了只是成熟优秀的性行为描述给一个年轻人带来的刺激。(很诚实的)。我本以为我可以一口气看完目前已出的十四章,但我错了。现在停在第十二章不敢往下看出了之前提到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勇利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告诉自己他想要维克托,但他并不打算对任何人/媒体公布这件事情,他不想要面对他们的关系或者试图去解决他,而维克托是带着明白的,渴望而又悲伤的心去看着勇利的。

可能我作为一个维粉(勇利小天使,维克托脑残粉)的脆弱心脏在了解到自己假想的这一系列维克托的想法后就在心疼每一次维克托存在于夙敌中的模样了。

也有可能是以前只在追翻译的时候无心看到评论里有人说维克托在开头结尾伤了勇利两次,而勇利中间一直在伤害维克托导致我即使现在知道结局是happy ending也不敢看了吧。

三种可能性都有,我知道。但是认真的讲,这部同人创作写的真的太棒了。我没有想到最近的一年内我不仅能遇到YOI这么优秀的动画鼓励我重新振作起来,还能遇到这么棒的夙敌!

无限表白原作者还有翻译的太太@遥远地球之歌 (之前微博表白过总觉得不够)

I wish you could feel better without me. But the thing is I could not feel better without you.

You did nothing wrong, just like I did nothing wrong. You know... I wish I could be myself, I wish I could respect you, I wish I won't ruin your reputation. I wish... I wish for everything good.

You are not my sunshine, but you are my dark.

If I let you go, then I won't let any one come in. I lock myself inside the door. And the door could only open for you and the other one.

She makes me feel safety. I know she won't leave me, and she will protect me if I need her. She is always there.

But you are not. I guess I need to treat you like I treat her. Sometimes I lose control and I treat you like child, that's not right in so many ways...

I will try it.

Nothing

I probably will dislike Harry Potter for his reckless and foolish behaviors. I always know that, but never think that day will come. Even it's only last for minutes...

It looks like Harry coercively separated Albus and Scorpius base on his own stupid analysis, which made Scorpius cried at Malfoy Manor.

I just don't like this Harry Potter.

Anyway I'm partial to Malfoys of course. Both Draco and Scorpius.

Happy Bday HP

Happy Birthday Harry Potter!

It's a really common beginning for me to know your name appear on the screens and books. For that long long ago time, I thought you were just a naive wizard, and you didn't impress me.

When the sixth book published, and I read it. At that time, I haven't yet noticed Draco Malfoy as you did through whole year, but I was angry about you. The way Ginny kissed her boyfriend made you uncontrollable want to scream. Well same as I, but kinda of in opposite. How could you! How dare you like Ginny? At that time, I still believed you and Hermione would be together.

Well now... Thanks Draco Malfoy. I'm in the ship of drarry. And I'm proud of it.

I'm not specially interested in boys' love story, nor I could find some more sparkling scenes between two guys. It's just because that's Drarry. Draco Malfoy and Harry Potter. There are more tensions only between these two boys.

Anyway... Happy Birthday Harry Potter!

You are the boy who curses Malfoys, and who Draco Malfoy loves. And just like lots of people believe, they will be friends 19 years after the Hogwarts War. Maybe it's because of Scorpius and Albus, or maybe that is the way everything should be.

I'm selfishly saying that without Drarry I couldn't even remember Harry Potter's birthday.

So, thank you Joanna, taking me back to wizard world, bringing me into Drarry ship.

Happy Birthday, Harry Potter, I honestly wish you could have a wonderful birthday with your love Draco Malfoy (also he's my love), your sons James, Albus, your daughter Lily, and also Scorpius.

ps: I'm also in Scorbus/Alpius ship! Not decided yet who should be on the bottom... I wish it's Albus.

July 31st, 2016
Helena